发布时间:
文章来源:知乎网赚打码

利用互联网赚钱的方法有多少

  “文章劈腿姚笛”的消息引发了人们对“狗仔文化”的议论。在欧美,“狗仔队”因偷拍明星隐私被斥责为不道德。但同时,他们长期蹲守挖出的爆炸性消息很多时候又令围观者感到痛快,被认为可以监督名人自律。可以说,世界对“狗仔队”的争议,从未平息也永不停止。

 

  “狗仔队”名称来自电影

  “狗仔队”这个词最初来自意大利电影《甜蜜生活》,这部由意大利导演于1960年推出的电影,塑造了一个专门拍摄名人隐私的记者PAPARAZZO(意即蚊子)的人物,这个词的复数形式PAPARAZZI,就成为“狗仔队”(意译)和“拍拍垃圾”(音译意译结合)的词源。

  据说,从事“狗仔队”行当的人,早在1958年就已出现。“狗仔队”特指跟踪、监视知名人士,从事偷拍、窃听、翻查垃圾等隐秘行为,以图窥探名人隐私,转售给八卦报刊牟利的媒体人。

  英国“狗仔队”

  遐迩闻名 神通广大

  1969年,澳大利亚报业大王默多克收购当时零售价最低的小报《太阳报》,使英国小报进入崭新的时代。默多克一方面利用自己的财大气粗,将英国小报传统的“偷窥功能”发挥到极致,吸引了大量读者,另一方面积极和政界套近乎,利用他们的影响力,为自己的新闻帝国“添砖加瓦”。

  为英国小报提供“弹药”的,则是遐迩闻名的英国“狗仔队”。这些人神通广大,善于钻(见缝插针,利用一切漏洞接近目标);变(变换身份接近目标并隐蔽自己);熬(为达目的能忍耐一切困难,并不惜长时间连续跟踪);盯(一旦粘上便很难甩开);磨(死缠烂打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英国“狗仔队”刚刚遭遇重创:因为《世界新闻报》窃听案,英国小报和“狗仔队”一度被千夫所指,“小报之父”默多克灰头土脸,一些人甚至一度以为,小报和“狗仔队”的黄昏即将到来。但不过眨眼工夫,小报和“狗仔队”都已“满血复活”。

  法国“狗仔队”

  逼时政杂志改走八卦路线

  2005年以后,法国新一代八卦杂志粉墨登场,这类杂志被称为“时尚读物”。每3个法国人就有1人阅读。“时尚杂志”的兴起,导致一些原本的时政杂志或综合杂志也转行走“八卦”路线,法国“狗仔队”开始更大胆地追踪政治名流。

  萨科齐婚姻破裂,萨科齐和布吕尼约会,都是“狗仔队”盘子里的菜,他们追踪萨科齐和布吕尼恋情一直追到埃及、以色列,甚至偷拍他们在巴黎迪斯尼乐园约会,在麦当劳用餐。

  2012年夏,英国威廉王子夫妇在法国普罗旺斯吕贝隆度假时,凯特被“狗仔队”抓拍到无上装照片,对此英国王室发表声明谴责,杂志主编回应称:“这些照片没啥特别,不就是个年轻女人上身脱光了晒太阳吗?法国海滩上哪年不挤满几百万这样的女人?”但杂志却因此“火”了一把。

  今年1月10日,Closer再度火爆,依靠“狗仔队”曝光了法国总统奥朗德和明星朱莉·加耶的绯闻,这起绯闻导致奥朗德和女友瓦莱丽分手。这次“狗仔队”的杰作,始作俑者是独立摄影记者塞巴斯蒂安·瓦利埃拉。他通过线人得知,奥朗德自2013年秋天起,经常光顾巴黎八区Cirque大街一座商住楼。租住商住楼的某间公司里有位名叫艾曼纽·豪克的女职员,此人恰是朱丽·加耶的闺蜜,瓦利埃拉不知怎地透过这些曲里拐弯的关系,发现朱丽和奥朗德时常同时出现在公寓内,并由此开始了不动声色地跟拍。顺便说,这位瓦利埃拉,正是2012年偷拍凯特的同一个人。

  幕后

  一切都是市场决定的

  “狗仔队”已经成为好莱坞明星产业中的重要一环,他们与窥探明星隐私的各种街头小报配合得天衣无缝。巨大的市场需求和高额经济利益,让“狗仔队”奋不顾身。如果上个世纪60年代拍到一张明星逛街的照片,可以拿到5到400美元的报酬,那么前几年如果拿出安吉丽娜·朱丽亲生女儿的第一张照片,就值400万美元了。

  另外,一般人将“狗仔队”称为“记者”,但实际上他们绝大多数都不是媒体的雇员,都是自由身份,通常自寻线索、自费跟踪,一旦获得“猛料”,便会向有合作关系的八卦杂志漏风、兜售,待价而沽。

  争议

  立法限制“狗仔队”

  美国“狗仔队”把长期蹲守、远距离偷拍、跟踪、围追堵截等手段用到了极致,不惜侵犯个人隐私,特别对名人的家人和孩子感兴趣,干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为此,许多州从法律层面加强对“狗仔”的约束。在好莱坞明星云集的美国加州,率先通过了限制“狗仔队”工作方式的法规,摄影师不得透过门窗拍卧室;不得在餐馆窃听谈话。

  对此,也有不少人执反对态度。《今日美国》的编辑戴维德·卡拉维说:“我相信我的记者们都是守法的工作者。而且说实话,那些名星们在表演的时候,希望大家捧场。到了其他场合里,就伸手要隐私权。我认为公众没有必要给他们这种自私的选择。”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