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
文章来源:做同城网赚钱吗

918网赚广告任务网

原标题:埃克森美孚CEO被提名为美国国务卿 与俄罗斯交往密切

央广网北京12月15日消息(记者张筱璇)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距离11月9号美国大选结果出炉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正在陆续公布内阁提名人选。当地时间13号,美国下任国务卿人选正式出炉,特朗普宣布,决定提名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出任国务卿。

在这项提名公布前,特朗普内阁已经出现多位商业富豪。这一次,比“石油大亨”身份更受关注的,则是雷克斯·蒂勒森此前与俄罗斯的交往。这位接受过克里姆林宫“友谊勋章”的新任美国国务卿提名人选,是否将成为特朗普外交新政的关键因素?

据CNN报道,住在特朗普大厦的人们如今必须在这里接受安全检查,如果要见侯任总统,还要经过更多检查。从大选夜开始,安保措施就升级了,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如此。

近段时间,位于纽约市中心的特朗普大厦,让纽约警方格外紧张。安保人员不仅要将“闲杂人等”拒之门外,还需保障大量政界、商界重要人物的轮番拜访。而这座大厦的人员往来,也持续曝光在媒体的镁光灯下。据报道,仅仅国务卿一职,就有至少9人前来“面试”。

当地时间13号,特朗普正式宣布,雷克斯·蒂勒森为国务卿一职的正式人选。在此之前,这位从工程师起步,一路升至埃克森美孚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的石油大亨,曾经多次出入特朗普大厦,与侯任总统密谈。

提名人选确定后,特朗普公开表示:“雷克斯·蒂勒森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强大、最有能力的商业领袖之一,他签订了很多石油大单,也是一位出色的外交家,是一个强大而且强硬的人。”

按照惯例,美国国务卿将在内阁中主管外交,并兼管部分内政事务。至此,特朗普的“富豪内阁”再添一位重磅人物。不过,比“石油大亨”身份更受关注的,则是蒂勒森本人与俄罗斯的密切交往。

2011年,埃克森美孚公司与俄罗斯石油公司达成石油勘探和生产协定;2013年,俄罗斯克里姆林宫授予蒂勒森友谊勋章。有报道称,蒂勒森与俄总统普京等国家领导人关系密切。对于这一点,特朗普本人并不讳言。他说:“你们知道,雷克斯·蒂勒森和全球很多与我们不和睦的领袖相当友好,有些人不喜欢这一点,不希望这么友好。但这正是我决定选择他的原因,我喜欢这一切。”

即便如此,已经有美国政界人士对蒂勒森提名表达不满。按照程序,特朗普的国务卿任命还需经过美国参议院首肯。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对此分析认为,即便存在争议,蒂勒森获得参议院认可,也并不存在太大悬念。而蒂勒森本人的商人身份,或许将给美国带来新的外交风向。

刁大明指出,蒂勒森在美孚的经历,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他具有在国际范围内组织团队运作的能力,也有充分的国际视野,甚至在国际舞台上确实有一些人脉关系。这些都是国务卿所必须具备的。商人出身的背景可能会导致蒂勒森在处理外交事务,甚至是代表美国作为首席外交官和其它国家进行谈判时,会把经济利益作为首要的中心出发点,以其他事务的取舍或者权衡作为筹码,来换取美国的经济利益。

与奥巴马政府近年来几乎是“针锋相对”的对俄政策有所不同,早在大选拉票阶段,特朗普就曾明确表达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赞赏。美国大选结果出炉后,普京更是成为第一个向特朗普发出贺电的外国元首。如今,特朗普又提名蒂勒森担任国务卿,外界猜测,俄美关系,或有回暖迹象。

今明两天,普京本人主要的关注点是对日本的访问行程。而日本方面对普京发出的邀请,同样与美国当前的政局关系密切。特朗普即将走马上任,美日欧对俄“包围圈”是否将发生松动?

据日本共同社11号披露,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定于本月中旬在首都东京会见来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一事,美国政府曾多次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方提出反对意见。但日方以“追求国家利益”为由,没有采纳这一建议。共同社分析,在特朗普即将上任之际,日方可能借这一时机对美国采取强势态度,不予采纳奥巴马政府的意见。

但与此同时,普京此访待遇仅被定为最低一档的“实务访问宾客”。日本政府声称,普京不会与天皇会晤,因此不算予以“礼遇”。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冯玉军指出,日方有迫切改善日俄关系的需求,但在美日同盟背景下,安倍晋三很难选择“放手一搏”。安倍的做法是一种“骑墙”政策,一方面要讨好俄罗斯,但由于日本是西方7国集团成员,而且由于美日同盟关系的存在,他不可能放手一搏、完全不顾美国的意见。目前来看,俄日双方互有需求,日本在战略上需要俄罗斯,俄罗斯在经济上希望日本更多地投资,但由于种种历史、现实、包括国际因素的限制,俄日想结成战略性关系,仍然为时尚早。

即便如此,普京此访,已经引起奥巴马政府不满。而在11月,安倍晋三打破惯例会见特朗普,也曾引起华盛顿当局不满。

分析认为,日俄关系如何发展,仍将取决于美俄关系未来走向,即特朗普政府的对俄政策。如今,特朗普提名蒂勒森,则被媒体解读为再次释放美俄关系改善信号。对此,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认为,美俄关系很难在短期内取得重大突破。蒂勒森与其说是“亲俄”,不如说是熟悉俄罗斯事务。同时,特朗普这次所谓重启的可能,也会受到美俄关系中各种结构性矛盾的束缚。而且,特朗普未来会经历漫长的学习周期,包括美俄关系在内,特朗普未来一系列的外交倾向都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

美俄关系改善尚存变数,日俄关系仍需观望和试探。与此同时,乌克兰仍是俄罗斯与欧洲的最大争议问题之一。冯玉军表示,在复杂的国际局势下,俄罗斯想要突破当前外交困境的努力,仍需面临诸多关键性障碍。他认为,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国际环境上,俄罗斯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状态。正由于这样,普京总统正在紧锣密鼓地试图改善自己的国际环境。俄罗斯试图借助欧洲局势的变化,借助亚太包括美国总统大选的变化,改善国际环境。但这要求作出实际行动。欧洲方面,乌克兰问题仍然没有得以解决;亚太地区方面,局势更加复杂。在一些关键性障碍没有去除之前,俄罗斯改善总体国际环境的努力很难取得明显成效。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